新闻中心
官方微信与微博
以文字、图片等组合方式,呈现南国书香节精彩回顾、展商信息、名人名家、文化活动等精彩资讯,加强与官网和微博互动,提升惠民便民服务水平,进一步增强品牌影响力、辐射力。
南国书香节(粉丝2.9万)

对话周国平:婚姻内外的爱情一个样

发布时间:2019-08-19 阅读:

读创/深圳商报驻穗记者 张莹
 
18日,南国书香节迎来了一众大咖。其中就有“老朋友”周国平。
 
作为广东读者熟悉的著名作家、学者、哲学家,他本次带来新书《敢于孤独的勇气》。但在媒体访谈中,却不愿多谈孤独。
 
他说,孤独并非一种时尚,它是不被理解的个人精神感受,不可言说。
 
而独处是可以做到的,人不能总在做事、打交道,一定要有时间用于读书、写日记、思考、独处,如果没有这样的空间,必将是一个心灵贫乏的可悲之人。



 
——谈哲学 让人生活得明白
 
周国平在接受访问时说,如果把哲学作为让人快乐或痛苦的原因,会很做作。
 
实际上,不管是否思考,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许多困惑和痛苦。把人生困惑想明白的过程,就是哲学,每个人都需要哲学。
 
他指出,哲学视野看的是生活全景。一方面让人务实地生活,一方面让人不能过于深陷现实,尤其是对财富的追逐。
 
周国平坦言,自己走上哲学的道路是“歪打正着”。
 
在读上海名牌中学的时候,重视数理化的学校,他一直担任数学课代表,对几何和代数尤为痴迷。
 
分文理科的时候,全班50个同学,只有他一人选择了文科。担任语文老师的班主任对他百般劝告,不要学文,以后最多只能成为一名语文老师。
 
纠结之际,毛主席的话给他指明了方向:“哲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”他想哲学可以终结他对于学文还是学理的纠结。






对哲学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,他填报了北京大学哲学系。

 

上世纪八十年代研究生毕业,他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,开始集中研究起尼采。

 

跟多数人对尼采的“狂人”印象不同,周国平眼里的尼采是一个很真诚去思考人生问题的人,他一开始就对人生意义感到悲观,并努力为人生寻找意义。

 

另一方面,尼采的文风独特,大量的作品都是格言体、非常有冲击力,这让热爱文学的周国平很高兴,那段时间,他边自学德文,边阅读、翻译尼采的著作。

 

1986年9月,周国平的第一本尼采专著《尼采:在世纪的转折点上》出版,随即引发轰动在国内掀起一阵“尼采热”。

 

他说:“尼采是属于青年人的。青年的特点,一是强健的生命,二是高贵的灵魂,尼采是这样的人,也祝愿青年成为这样的人。”


 

 
——谈人生意义 追问的过程就是意义
 
 
周国平已经习惯被素不相识的年轻人追问人生的意义。
 
他往往会简单地回答:没有意义。
 
他说,纵然写过不少哲理性的文章,但他对人生依旧许多困惑。他从小会就为终将到来的死亡而恐惧得失眠。
 
他说,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,是人不能忍受生命没有意义,而动物对此无所谓。
 
在追求生命意义的过程中,人类形成了宗教、哲学、艺术,继而有了精神生活——这寻求的过程让人生有了意义。
 
他总结,探讨人生的意义分为三个层次:幸福,讨论人生的世俗意义;道德,讨论人生的精神意义;生死:讨论人生的终极意义。




他强调在价值观上,一个人要做自己的主人。但非常遗憾的是,大部分人在这个问题上随波逐流。

 

他认为,一旦一个人在人生定位上当家做主,自然会明白对自己而言什么重要,什么该舍弃。继而不会和自己较劲,也不容易和别人较劲。

 

他说,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最适合自己的位子,这不仅仅指职业,而是指最愉快、最能绽放一个人能力的生存方式。


 
——谈读书 青春期,一定要和书恋爱
 
17岁进入大学,周国平开始和书谈恋爱,每天晚上看书到熄灯,就跑到厕所、走廊继续看:“读书成了我生活的第一需要,我想是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”,“青春期一定要和书恋爱,这样一辈子也摆脱不了”。
 
谈读书(特指文史哲的书),周国平说每个对精神生活有渴望的人迟早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书。
 
他认为,读书的过程,就是超越时空,找到和自己灵魂亲缘关系的亲人。
 
而他本人,对文学,东方道家思想,西方哲学的内容特别喜欢,也有野心为这精神家族增添光彩。
 
“我觉得我是有一个仓库的——思想库”。每读一本书,他都会记下详细的读书笔记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便按照一定的脉络整理自己的笔记,写书的时候,便有了很多“半成品”。
 



不但读,他也保持写的习惯。

 

5岁时父亲带他串门,邻居給他好吃的糕点,他意识到,随着时间流逝,糕点的美味无法留驻舌尖,挽留的办法,他想到了写日记。他说,写日记是“我之为我”的理由,是关于人生思考最宝贵的财富。最好的文字,是写给自己的日记。

 

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周国平的作品几十年来畅销不衰。他说,他的文字老老实实向读者讲述自己寻求人生答案的思想之路,文字可能不漂亮,但态度很诚恳,语言很简洁。

 

“读书和写作的生活、思考的生活,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我的本能了。没有这东西我是活不下去的,但有了它们,我别的东西都不在乎了。”


——谈年轻人与爱情 婚姻内外的爱情都是一样的

 

 

因为写过很多有关人生哲学的文章,所以被年轻人追问感情问题,是周国平躲不过的宿命。而他的解说,数度淹没在观众连连叫好的掌声中。

 

有人说,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怕谈恋爱、越来越怕结婚。

 

周国平指出,激越的恋情,甜蜜的爱情,升级到牢不可破的亲情,是完美的三部曲。这无论在婚姻内外路径图都是一样。

 

而长久不变的激情,要么是奇迹,要么是病态。

 

关于爱情,年轻人宁愿要浪漫的爱情,也不要平庸的婚姻。而中年人宁要平静的婚姻,也不要动荡的爱情。这些,在新书《为爱筑一个好巢》中有详细的描述。

 

现在,年逾古稀的周国平的状态在很多人看来,依然很年轻,“很多人说我有定力,我说我的定力就是内在的精神生活”。

 

读创编辑张莹

 

文字来源:深圳商报



——谈读书 青春期,一定要和书恋爱

 

 

17岁进入大学,周国平开始和书谈恋爱,每天晚上看书到熄灯,就跑到厕所、走廊继续看:“读书成了我生活的第一需要,我想是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”,“青春期一定要和书恋爱,这样一辈子也摆脱不了”

 

谈读书(特指文史哲的书),周国平说每个对精神生活有渴望的人迟早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书。

 

他认为,读书的过程,就是超越时空,找到和自己灵魂亲缘关系的亲人。

 

而他本人,对文学,东方道家思想,西方哲学的内容特别喜欢,也有野心为这精神家族增添光彩。

 

“我觉得我是有一个仓库的——思想库”。每读一本书,他都会记下详细的读书笔记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便按照一定的脉络整理自己的笔记,写书的时候,便有了很多“半成品”。

 
  • 媒体新闻
  • 对话周国平:婚姻内外的爱情一个样

    作者:ngsxj01 发布时间:2019-08-19 阅读:

    读创/深圳商报驻穗记者 张莹
     
    18日,南国书香节迎来了一众大咖。其中就有“老朋友”周国平。
     
    作为广东读者熟悉的著名作家、学者、哲学家,他本次带来新书《敢于孤独的勇气》。但在媒体访谈中,却不愿多谈孤独。
     
    他说,孤独并非一种时尚,它是不被理解的个人精神感受,不可言说。
     
    而独处是可以做到的,人不能总在做事、打交道,一定要有时间用于读书、写日记、思考、独处,如果没有这样的空间,必将是一个心灵贫乏的可悲之人。



     
    ——谈哲学 让人生活得明白
     
    周国平在接受访问时说,如果把哲学作为让人快乐或痛苦的原因,会很做作。
     
    实际上,不管是否思考,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许多困惑和痛苦。把人生困惑想明白的过程,就是哲学,每个人都需要哲学。
     
    他指出,哲学视野看的是生活全景。一方面让人务实地生活,一方面让人不能过于深陷现实,尤其是对财富的追逐。
     
    周国平坦言,自己走上哲学的道路是“歪打正着”。
     
    在读上海名牌中学的时候,重视数理化的学校,他一直担任数学课代表,对几何和代数尤为痴迷。
     
    分文理科的时候,全班50个同学,只有他一人选择了文科。担任语文老师的班主任对他百般劝告,不要学文,以后最多只能成为一名语文老师。
     
    纠结之际,毛主席的话给他指明了方向:“哲学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概括和总结”他想哲学可以终结他对于学文还是学理的纠结。






    对哲学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,他填报了北京大学哲学系。

     

    上世纪八十年代研究生毕业,他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,开始集中研究起尼采。

     

    跟多数人对尼采的“狂人”印象不同,周国平眼里的尼采是一个很真诚去思考人生问题的人,他一开始就对人生意义感到悲观,并努力为人生寻找意义。

     

    另一方面,尼采的文风独特,大量的作品都是格言体、非常有冲击力,这让热爱文学的周国平很高兴,那段时间,他边自学德文,边阅读、翻译尼采的著作。

     

    1986年9月,周国平的第一本尼采专著《尼采:在世纪的转折点上》出版,随即引发轰动在国内掀起一阵“尼采热”。

     

    他说:“尼采是属于青年人的。青年的特点,一是强健的生命,二是高贵的灵魂,尼采是这样的人,也祝愿青年成为这样的人。”


     

     
    ——谈人生意义 追问的过程就是意义
     
     
    周国平已经习惯被素不相识的年轻人追问人生的意义。
     
    他往往会简单地回答:没有意义。
     
    他说,纵然写过不少哲理性的文章,但他对人生依旧许多困惑。他从小会就为终将到来的死亡而恐惧得失眠。
     
    他说,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,是人不能忍受生命没有意义,而动物对此无所谓。
     
    在追求生命意义的过程中,人类形成了宗教、哲学、艺术,继而有了精神生活——这寻求的过程让人生有了意义。
     
    他总结,探讨人生的意义分为三个层次:幸福,讨论人生的世俗意义;道德,讨论人生的精神意义;生死:讨论人生的终极意义。




    他强调在价值观上,一个人要做自己的主人。但非常遗憾的是,大部分人在这个问题上随波逐流。

     

    他认为,一旦一个人在人生定位上当家做主,自然会明白对自己而言什么重要,什么该舍弃。继而不会和自己较劲,也不容易和别人较劲。

     

    他说,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最适合自己的位子,这不仅仅指职业,而是指最愉快、最能绽放一个人能力的生存方式。


     
    ——谈读书 青春期,一定要和书恋爱
     
    17岁进入大学,周国平开始和书谈恋爱,每天晚上看书到熄灯,就跑到厕所、走廊继续看:“读书成了我生活的第一需要,我想是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”,“青春期一定要和书恋爱,这样一辈子也摆脱不了”。
     
    谈读书(特指文史哲的书),周国平说每个对精神生活有渴望的人迟早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书。
     
    他认为,读书的过程,就是超越时空,找到和自己灵魂亲缘关系的亲人。
     
    而他本人,对文学,东方道家思想,西方哲学的内容特别喜欢,也有野心为这精神家族增添光彩。
     
    “我觉得我是有一个仓库的——思想库”。每读一本书,他都会记下详细的读书笔记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便按照一定的脉络整理自己的笔记,写书的时候,便有了很多“半成品”。
     



    不但读,他也保持写的习惯。

     

    5岁时父亲带他串门,邻居給他好吃的糕点,他意识到,随着时间流逝,糕点的美味无法留驻舌尖,挽留的办法,他想到了写日记。他说,写日记是“我之为我”的理由,是关于人生思考最宝贵的财富。最好的文字,是写给自己的日记。

     

   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周国平的作品几十年来畅销不衰。他说,他的文字老老实实向读者讲述自己寻求人生答案的思想之路,文字可能不漂亮,但态度很诚恳,语言很简洁。

     

    “读书和写作的生活、思考的生活,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我的本能了。没有这东西我是活不下去的,但有了它们,我别的东西都不在乎了。”


    ——谈年轻人与爱情 婚姻内外的爱情都是一样的

     

     

    因为写过很多有关人生哲学的文章,所以被年轻人追问感情问题,是周国平躲不过的宿命。而他的解说,数度淹没在观众连连叫好的掌声中。

     

    有人说,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怕谈恋爱、越来越怕结婚。

     

    周国平指出,激越的恋情,甜蜜的爱情,升级到牢不可破的亲情,是完美的三部曲。这无论在婚姻内外路径图都是一样。

     

    而长久不变的激情,要么是奇迹,要么是病态。

     

    关于爱情,年轻人宁愿要浪漫的爱情,也不要平庸的婚姻。而中年人宁要平静的婚姻,也不要动荡的爱情。这些,在新书《为爱筑一个好巢》中有详细的描述。

     

    现在,年逾古稀的周国平的状态在很多人看来,依然很年轻,“很多人说我有定力,我说我的定力就是内在的精神生活”。

     

    读创编辑张莹

     

    文字来源:深圳商报



    ——谈读书 青春期,一定要和书恋爱

     

     

    17岁进入大学,周国平开始和书谈恋爱,每天晚上看书到熄灯,就跑到厕所、走廊继续看:“读书成了我生活的第一需要,我想是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”,“青春期一定要和书恋爱,这样一辈子也摆脱不了”

     

    谈读书(特指文史哲的书),周国平说每个对精神生活有渴望的人迟早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书。

     

    他认为,读书的过程,就是超越时空,找到和自己灵魂亲缘关系的亲人。

     

    而他本人,对文学,东方道家思想,西方哲学的内容特别喜欢,也有野心为这精神家族增添光彩。

     

    “我觉得我是有一个仓库的——思想库”。每读一本书,他都会记下详细的读书笔记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便按照一定的脉络整理自己的笔记,写书的时候,便有了很多“半成品”。

     
    相关阅读